首页 » 12bet » 校园新闻

教育随笔|林敏:立足中国大地、面向世界与未来

2019-12-30

 

林敏    第一教育 

 

《乡土中国》是己故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抗战时和抗战胜利后在西南联大和云南大学教书用的讲义,也是他和学生们经过大量田野调查,提炼而成的一本关于中国传统社会的经典著作。现被选为高一语文教学的必读书。前些日子,西外高中国际部和国内部的俩位老师,同课异构,就这本书的阅读,分别上了两堂公开课。

 

整本书的阅读课如何上?同以往短短几页的语文课本的课文相比,一本书的内容与思维含量需要更多的课时与课外阅读时间来理解把握。

 

俩位老师的阅读教学策略都不约而同地将关注点置于书中每一章节的中心议题观点的提取,并由中心议题观点延伸到支撑这一中心议题观点的各种论点,并逐一分析理清这些论点的定义内涵外延以及相关联接的论据事实,再回到这些论点间的相互联系,将这些论点由点状组合联接整合为一个完整的逻辑闭环。中心议题到论点(论据),再到论点的相互网状联接(论证)。这些文本解读分析步骤与策略,首先确保了学生对整本书中各章节的概念框架与主要观点内容的基本认知理解。

 

然而,任何文本的阅读解析,离不了文本产生时、以及与今日读者对话时的具体历史社会语境(Social and Historical Context)。

 

抗战时从英国拿了博士学位回国的费孝通,为什么会在西南联大那时如此艰难困苦的学术环境条件下,努力写出这本书并用作讲课的教材?《乡土中国》,既是一个学贯中西的留洋归国学者对自己所处的社会传统及文化的批判性反思,更是一种深深的情感认同,和对祖国在面临外敌入侵、内在社会转型时,再次肯定确认自身几千年的历史、文化、社会、传统,要让国人同胞认清自己从哪儿来,增强民族自信心与自强意识。但同时也要在认清确认自身传统的前提下,寻找传统与现代化的“转型之路”。

 

乡土中国的厚实土壤、人际间的伦理关系与亲情,重礼崇义的道德维系……既是学术层面的严谨探究,也蕴含着一个面临民族生存危机的中国学人内心深处的家国情怀。当年中国不少学人,如钱穆,也疾笔挥毫写出了《国史大纲》等著作,既是历史学领域的学术结晶,又是一部回顾中华民族历经各种天灾人祸、外敌入侵,仍然能屹立不倒,延续数千年的民族"史诗"。

 

八十年后十六、七岁的孩子们重读这本书,意义何在?中国的社会在这八十年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不少《乡土中国》所论述的社会场景与传统,好多己消失或变样了,为什幺要让孩子们重读此书?

 

是的,中国社会八十年的巨大变迁,也使现代中国年轻人对自己的历史文化、社会传统渐行渐远,没有对“过去”的深刻了解与反思,便不会有对现实和未来的真切理解与展望。《乡土中国》,是要让孩子们明白社会、文化、传统的多样性,理解自身所处的这片大地上千百年来的社会结构、人伦关系、交往模式、文化传统。这些在历史中积淀而成的社会文化基因仍然在现代生活中时隐时现,这也是我们民族安身立命、生存延续的根基命脉。

 

解读《乡土中国》,要避免“非黑即白”的单向思维,《乡土中国》所描述的中国传统社会,既不是“尽善尽美”、更不是“一无是处”,如何引导学生通过细读文本,联接中国的过去与未来,实事求是地梳理分析中国传统社会的各种特征。这些年来全球化的飞速进程也消解了不少社会与文化的历史多样性,也确实给传统与现代造成了一定程度上的

“价值断裂”。这两年世界全球化进程又有强权突然的“急刹车与反转倒退”,也会让不少年轻人有种“无所适从”的迷茫失落感。似乎传统与现代、民族与世界、国家认同与人类共同利益是俩种完全互相对立,排斥、冲突的矛盾俩极。重读《乡土中国》,就是要告诉孩子们,要正确全面地审视了解我们的传统和文化,要真正了解自己生于斯、长于斯的这片古老大地,明白自己从哪儿来,要到哪儿去。知晓自身传统的根基资源与局限,乡土中国的过去己被现代化中国所重构,但历史并没有也不可能断层,传统与现代、民族与世界,国家认同与地球村并不是截然相反、对立冲突、不可调和的俩极。相反,它们之间表面冲突的立场是可以融合交互的。只有让学生们确立自信自尊并对自身文化、历史、社会、传统有着深深的情感认同,一种更开放包容的胸怀、眼界、格局才能真正形成。由传统到现代、民族国家到世界,超越地域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可以也应该联接包容人类文化社会传统的多样性。就在西外语文老师的公开课上,教师举了《白鹿原》书中白、鹿俩家为一块水田而发生冲突时,村里中医冷先生、白鹿书院掌门人朱先生在冲突俩方之间作调解沟通,礼义在先法在后,双方并未诉诸官府法庭,也通过协商调解最终解决了冲突。“家和人和万事兴”。这也是中国传统社会千百年来解决人际争端可借鉴传承的社会功能机制。

 

重读《乡土中国》,不是要回到过去的传统中国,而是要汲取这片大地上千年积淀的厚重文化和优秀遗产,拥抱世界、走向未来!

 

整本书的阅读,尤其要重视文本所处的语境分析,文本内容的分析,不能脱离文本的社会关联域。Textual  Analysis needs Context.

 

(本文作者系上海市西外外国语学校总校长林敏)